Author Archives: Boaz Chow

《粵樂薪傳》

繼《馴悍記》後,另一個別具意義,令我十分期待的演出,是在這星期五(13/6)下午六時於演藝音樂廳舉行的演藝中樂系《粵樂薪傳》唱片發佈和音樂演奏會。在余其偉教授的領導和多位專業音樂演奏家悉心指導下,學院中樂系在保存和推廣傳統粵樂方面成就斐然,即將面世的一套兩張粵樂唱片,就是當中的見證。「獨樂樂,不如眾樂樂。」讓當代社會大眾認識、欣賞傳統音樂和藝術之美,我們演藝人責無旁貸。謹預祝音樂會圓滿成功。

《馴悍記》第一晚演出

這幾天就像待在產房外的父親一樣, 要做的工夫前期已做了(!), 現在看着待產的媽媽(演員), 醫生(導演)、助產護士(後台製作)忙這忙那, 我一點也幫不上忙, 心裏很是內疚. 今晚順產第一胎, 觀眾反應不錯, 沒有向我丟石頭, 反報以熱烈的掌聲 @~@.
掌聲實在是答謝台前幕後的努力, 我期待明晚更精彩、更成功的《馴悍記》演出, 這兩晚將使我畢生難忘.

雜感--馴、悍、記

「馴」:馴服,為我所使用。在這跨院製作中,要把每種原來獨當一面的藝術元素(音樂、舞蹈、戲曲…)融合在一場製作,確要一點「馴」的技巧。要馴,「唔使用武器嘅…」,卻是用耐性與智慧,以及對藝術要求片刻不放鬆。在Professor Sherlock身上,我體會到「擇善固執」的態度。

「悍」:強硬,堅韌不屈。這字一般帶貶意,才有劇中男主角的馴悍行動。但如前所述,對心目中的真善美保持一定的「悍」,也是人應有的風骨。

「記」:記敘、記憶。劇雖名「記」,但戲劇不是流水賬,在重現故事的過程,一定包含了說故事者的個人感想和體會。用拆字來看,「記」者,「己言」也。常說劇本為一度創作,演員為二度創作,舞台效果為三度創作,還有觀眾腦海消化、體會、感悟過程的四度創作呢!在這跨院製作,每一個環節都加入了參與者的才智與「己言」。期待觀眾來看時,在娛樂之餘盡情感受台上台下的交流,並加入自己的思考,共同創造這一部「記」。

有關《馴悍記》

對莎士比亞來說,《馴悍記》是他的創作,但對我們當代人來說,當中的主角已經深入民心,因此在改編的過程中,保留莎士比亞經典的原汁原味以及與傳統粵劇、當代話劇及其他表演藝術的融合,成為我們團隊的一大挑戰。我這改編者每分每刻就像在鋼線上戰戰兢兢地走。在最近一稿,當我改編女主角那著名的獨白時,我刻意按着莎士比亞的一字一句轉化成粵劇唱腔,霎時間我終於感受到女演員在演繹女主角「屈服」的剎那,當中的戲劇張力。同時感謝胡芝風老師接納我的提議,為演員編上合適的身段。我理解到作為女性在處理這場戲也有她的考慮。今天看過了排練,主角們都主動提出了他們對角色和劇場處理的意見,相信在排練和參演的過程中,他們定能成長不少。戲劇,包括戲曲,是集體藝術,過程中的磋商,甚至是爭拗,也是為了成就完美的演出,帶給觀眾視聽之娛和深刻思考,希望五月的公演成功,留給觀眾美好的回憶。